她们和确诊病人24小时在一起隔离区的故事

Posted on

这里是最危险的地方这里抗击疫情的最前线这里是连云港市第四人民医院应急隔离病房这里也是最有爱的地方

今天起,连云港发布将为您讲述“隔离区的故事”,讲述这里最真实的情况。

走进隔离区

坚守在这里的是这样一群人

她们几乎24小时和确诊病人在一起

下面讲述的

就是属于她们的故事

“嘘!让她歇一小会儿!”

她叫徐元,共产党员,连云港市第四人民医院应急隔离病房的护士长,奋战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从进驻病区到现在,她已经坚守超过14天,三百多个小时。这一刻,请安静,让她歇一小会儿!

直面第一个确诊病人

当第一个确诊病人被送到应急隔离病区,面对未知的病毒,谁敢第一个前往护理?“我来吧!”成梅自告奋勇。有时候勇气是会感染别人的。成梅的身先士卒、毫不退缩,直面对未知病毒的勇气,也激荡了大家并肩作战的信心。

和确诊病人24小时在一起

窦艳萍,应急病区的女护士,她和战友们几乎24小时和病人在一起,当他们的“贴身管家”。这是一种怎样的勇气,既要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同时还要安慰隔离的病人,帮助他们减轻负面情绪,对抗病魔。

穿防护服是怎样的感受?

穿防护服是怎样的感受?两个字――难受。“从穿上防护服的那一刻,已经是缺氧状态了,呼吸都不顺畅。”朱佳说。没过多久衣服就被汗湿透了,然后被烘干、再被汗浸透。泡白的双手,干瘪的嘴唇、沙哑的嗓音、被汗水浸透的衣物、被口罩磨破的鼻子,即使是如此,朱佳和她的战友们依然丝毫不敢放慢自己忙碌的脚步。

“污染区的工作我来做”

46岁的赵红翠,除了高强度的护理工作外,主动承担了应急病区污染区的保洁工作。为了最大化利用一套防护服,她只能尽量延长在岗时间,一次班连续十几个小时下来,身上要被汗水淋湿几遍,脸上也被勒出了深深的痕迹。她打趣儿说“在洗免费的桑拿”。

“我没成家,没有负担”

王媛媛,22岁,应急病区年龄最小的护士。当第一时间看到医院招募志愿者的通知,在征得家里的支持后,王媛媛立刻报了名,她说自己年纪小,还没成家,没有负担,而且自己这么年轻,更是需要好好磨练自己,这样才能真正担负起自己的使命。 “哪里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了。”

“妈妈疼吗?”

不知道忙了多少个日夜,终于排到的封雪脱下防护服。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别说照顾孩子,只能偶尔和孩子视频通话。

看到防护服在母亲脸上留下的深深印子,封雪的大儿子心疼地问“妈妈疼吗?”封雪却摇摇头说:“妈妈不怕疼,这是妈妈最光荣的印记!”

“不能给战友增加负担”

孙敏刚下了夜班,因为病人突然增多,于是她又穿上隔离服又开始了战斗。因为长时间高负荷的运转,孙敏呕吐了几次。一次,忙碌中的孙敏突然间觉得呼吸困难,她赶紧找了个窗口努力平静自己的气息,当感觉心跳慢慢降下来后,她立刻投入到了战斗中。因为,如果自己的工作做不完,就会给其他战友增加负担。

“我们是护士”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既然是人,必然都会害怕,但是我们是护士,就要履行健康所系、生命相托的使命”。赵婷和她的娘子军们如同一道道希望之光,点燃了我们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力量。

这里是隔离区

隔离脚步,不隔离爱!

隔离的是病毒,酝酿的是温暖!

冰冷的是各式器械

滚烫的是人心!

眼里看到的

是隔离区一道道大门紧闭

心里坚信的

是满园春色终将逾越料峭寒冬

来源:连云港市第四人民医院微信

总值班:陈刚 曹银生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